| 网站首页 | 语文备课 | 作文阅读 | 高考中考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语文网中网 >> 语文备课 >> 语文教学参考 >> 正文 用户登录 用户注册 我要投稿 
[图文]庄子寓言文言注释翻译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庄子寓言文言注释翻译

庄子寓言 

一.庄周贷粟

【原文】

庄周家贫,故往贷粟于监河侯①。监河侯曰:“诺!我将得邑金②,将贷子三百金③,可乎?”庄周忿然作色曰:“周昨来,有中道而呼者④。周顾视车辙中,有鲋鱼焉⑤。周问之曰:‘鲋鱼来!子何为者邪?⑥’对曰:‘我,东海之波臣也。君岂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?⑦’周曰:‘诺,我且南游吴越之王,激西江之水而迎子⑧,可乎?’鲋鱼忿然作色曰:‘吾失我常与⑨,我无所处。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,君乃言此,曾不如早索我于枯鱼之肆!⑩”

(节选自《庄子•外物》)

【注释】

   ①庄周:庄子,名周,字子休。粟(sù):泛指谷类(“五谷”)。于:介词,向。监河侯:“监河”或“监河侯”泛指出贷钱物的人。②邑金:封地的赋税。③金:古代货币单位。④中道:半路上。⑤鲋鱼:学名为黑鲷,又称之为海鲋,形状如同淡水中个大鲫鱼,所以,有人又叫“海末鲫”或“海鲫子”。⑥来:语气词。用于句尾,相当于“咧”、“哩”。⑦波臣:指水族。古人设想江海的水族也有君臣,其被统治的臣隶称为“波臣”。后亦称被水淹死者为“波臣”。岂有:也许有。⑧且:这;今。激:《说文》碍衺(xié,衺犹分也)疾波也。一曰半遮也。《前汉•沟洫志》为石堤激使东注。激者,聚石於堤旁冲要之处,所以激去其水也。又冲也。西江:珠江干流,古称鬱水。⑨常与:常相与共之物。⑩然:就。曾:简直,还。肆:店铺。索:寻找。
【译文】,

 庄周家境贫困,靠编草鞋度日,常常忍饥挨饿。所以硬着头皮去向专放高利贷的人借点谷子,以度无米之炊。那人却害怕庄子无法偿还,不愿借粮,于是尽捡些漂亮话说:“好啊!我快要收到封地的租税了,到那时一定借给你三百金,这样可以吗?”

庄周见他不肯马上借粮救急,还以空头支票骗人,愤怒得脸色都变了,便巧妙辛辣地讽喻那人,说:“我昨天来的时候,半路上听到有个声音在大声呼救,回头一看,只见路面上车轮碾过的痕迹中,有一条鲋鱼。我问它:‘鲋鱼哩!你在这儿干什么呢?’鲋鱼说:‘我是东海水族的臣子,您也许有一斗一升的水,愿意给我微薄的资助,用来救活我吗?’我说:‘好啊!我这就去游说吴国与越国的君王,请他们迅速派人聚石於隄旁,半遮西江腾涌江水过来迎接你重归大海,这样可以吗?’鲋鱼愤怒得脸色都变了,生气地说:‘现在我困在这儿,失去长期赖以生存的海水,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安身活命了。我只需要一点点水就能坚持活下去啊!您却说出这样不通情理的话来,还不如早点到卖干鱼的店铺里去寻找我好了!’”
二.螳螂捕蝉

【原文】

庄周游于雕陵之樊,睹一异鹊自南方来者⑴。翼广七尺,目大运寸⑵,感周之颡,而集于栗林⑶。庄周曰:“此何鸟哉!翼殷不逝,目大不睹⑷。”蹇裳躩步,执弹而留之⑸。睹一蝉方得美荫而忘其身。螳螂执翳而搏之,见得而忘形。异鹊从而利之,见利而忘其真⑥。

庄周怵然曰⑺:“噫!物固相累,二类相召也。⑻”捐弹而反走,虞人逐而谇之⑼。庄周反入,三日不庭。蔺且从而问之,“ 夫子何为顷间甚不庭乎⑽?”庄周曰:“吾守形而忘身⑾,观于浊水而迷于清渊。且吾闻诸夫子曰⑿:‘入其国,从其俗。’今吾游于雕陵而忘吾身,异鹊感吾颡,游于栗林而忘真,栗林虞人以吾为戮⒀,吾所以不庭也。”
(节选自《庄子•山木》)

【注释】

    ⑴雕陵:雕,大型猛禽。陵:山陵。樊:范围,边际,旁边。“夏则休乎山樊。”—《庄子•则阳》。者:指示代词,“这”,这边。⑵广:展开的宽度,横向尺寸。运:纵,竖。与“横”相反。广运(东西距离为广,南北距离为运)。⑶感:感触,碰倒。颡(sǎng):额头。集,群鸟在木上也。―《说文》。引申为停留。⑷殷,大也。—《广雅》。逝:去,往。⑸蹇(qiān):通"褰"。提起。躩(jué)步:快速行走。留之:留,通“镏”。镏,杀也。—《说文》。⑥方得:占有。维鹊有巢,维鸠方之。—《诗•召南•鹊巢》。美荫:浓荫。执翳(yì):执,相当于“用”、“凭”。翳:《揚子•方言》翳,掩也。《广雅》翳,障也。《广韵》隐也,蔽也。《类篇》荫也。真:身,身形。⑺怵(chù)然:感到内心恐惧。⑻固:通“胡”(hú)。何,何故。累:伤害。二类:异类。召:招来。如宋陈淳《失言戒》:正苟发不中,忤物立召祸。捐:丢弃。反走:回头跑去。反,同“返”。⑨虞人:古代掌管山泽苑囿牧猎的官吏。谇(suì):责骂。⑩顷间:近来,顷刻间。不庭:不出门庭。甚:通作耽,停留。⑾守形:守,靠近,等待,守候。形,指外物。忘身:不顾个人安危。⑿闻诸夫子:闻,听到。诸兼词,是“之于”的合音,也是两个字的意思。夫子:饱学之士。亦称读古书而思想陈腐的人(含讥讽之意)。⒀真:本性。戮(lù):羞辱,侮辱,惩罚。

【译文】

庄周在一座有大型猛禽出没的山陵边游玩,看见一只奇大无比的鹊鸟从南方飞来。那鸟的翅膀,张开的宽度有七尺长;眼睛转动起来,纵向有一寸大。煽动翅膀掠过低空,碰到了庄周的额头,然后停留于栗树林中。

庄周感到诧异,自言自语道:“这是甚么鸟呢?那么大的翅膀却不独自高飞,去到远处;那么大的眼睛却有眼无珠,发现不了地面有人的存在。难道是徒具形式而没有作用!”

因此,庄周谨慎地提起衣裳匆忙行走,手拿弹弓,准备伺机射杀异鹊。但见一只蝉占得一片浓荫,正在那里乐滋滋地休息,忘记了自身的安危。螳螂凭借树叶的掩护,悄悄伸出长长的前臂,得意忘形正准备去捕捉那只蝉,欲得眼前之利而不顾后患。鹊鸟见状正欲从中得利,却忘记了自己庞大的身形容易遭人射杀。
庄周对这种厉害得失的连环现象,感到内心恐惧,悲叹道:“噫!世上的物类,为什么就这样一个接一个地相互伤害呢?两种物类之间,为什么总是因为利益而招引对方的注意呢?”

想到此情此景,庄周扔掉弹弓愤而返身回走。却被掌管山林与牧猎的官员发现,远远地对庄周极力驱赶大声责骂。

 庄子返回家中,一头钻进屋子里,整整三天不愿出门。弟子蔺且便跟随而去问道:“老师为什么近来呆在屋里,深深地陷入痛苦之中不愿出门呢?”
庄周说:“我慢慢靠近外物、拿起弹弓守候,盼望得到异鹊而忘掉了自身的安危;这真是‘看到一坑浊水,就立即陶醉于清澈的深潭。’我从一些饱学之士那里听说:‘到一个国家,就要尊重当地的习俗。’ 这次我到雕陵游玩被异鹊吸引,忘了自身的安危,让异鹊碰到了我的前额;走到栗林里游玩,忘掉了自己‘外化不外从,不内变不失己’的本性,让掌管栗林的官员,把我给狠狠地羞辱了一顿,所以我没有脸面走出这个房门和庭院啊!”
三.弃璧负子

【原文】

孔子问子桑雽曰①:“吾再逐于鲁,伐树于宋,削迹于卫②,穷于商周,围于陈蔡之间。吾犯此数患③,亲交益疏,徒友益散,何与?④”

子桑雽曰:“子独不闻假人之亡与?林回弃千金之璧,负赤子而趋⑤。或曰:‘为其布与?赤子之布寡矣⑥;为其累与?赤子之累多矣。弃千金之璧,负赤子而趋,何也?’林回曰:‘彼以利合,此以天属也。⑦’夫以利合者,迫穷祸患害相弃也。以天属者,迫穷祸患害相收也⑧。夫相收之与相弃亦远矣。且君子之交淡若水,小人之交甘若醴⑨;君子淡以亲,小人甘以绝。彼无故以合者,则无故以离。”

孔子曰:“敬闻命矣!”徐行翔佯而归,绝学捐书,弟子无挹于前⑩,其爱益加进。

(节选自《庄子•山木》)

【注释】

①子桑雽(hù):人名。子桑为复姓。②伐树:孔子去宋,与弟子在大树下学习礼仪。宋国司马桓魋(tuí)欲杀孔子,孔子先行离去,司马桓魋拔其树。“拔树”后皆作“伐树”。削迹:铲除车迹。③犯:遭遇。④益:渐渐。何与:与,通歟(yú),表反诘、疑问语气。⑤假人:至人,贤人。趋:快步向前奔跑。⑥或曰:有人说。这是设问。或,不定代词。布:古代钱币。⑦天属:父子、兄弟、姊妹等有血缘关系之亲属为“天属”。⑧收:聚拢。容纳。⑨醴(lǐ):甜酒。⑩敬闻命:敬,毕恭毕敬。闻命:接受教导。翔佯:安闲自得貌。挹(yì):引,收取。

【译文】

孔子向子桑雽问道:“我再次被鲁国驱逐;去宋国与弟子们在大树下学习礼仪,受到宋国司马桓魋追杀伐树的惊辱;在卫国不但不被重用,我走后甚至有人铲除我留下的车迹;在商周穷困潦倒;在陈国和蔡国间被误认为阳虎而受到围攻。我遭遇这么多的灾祸,亲戚故交更加疏远了,门徒友人渐渐离散了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子桑雽回答说:“你没有听说过那贤人林回逃亡的故事吗?林回舍弃价值千金的璧玉,背着婴儿快步逃奔。

有人对林回的道德观与价值取向不能理解,纷纷议论道:‘他是为了钱财吗?婴儿的价值又太小了呀!他是害怕拖累吗?婴儿的拖累又太大了呀!舍弃价值千金的璧玉,背着婴儿逃亡,究竟为了什么呢?’

林回说:‘那价值千金的璧玉,跟我只因利益关系而情投意合;孩子跟我则是骨肉情深血脉相连的亲属关系啊!’利益相合,遇到窘迫、穷困、灾祸、忧患与危难、伤害,就会相互抛弃;骨肉情深血脉相连的亲属,遇到窘迫、穷困、灾祸、忧患与危难、伤害,就会相互容纳互相帮助。相互容纳与相互抛弃,两者的差别也太远了。而且君子的交谊清淡如水,小人的结交就像味美香浓的甜酒;君子之交淡泊如水却长久亲近,小人一时甜密则利断情绝。那种无缘无故而相聚拢的,必然会无缘无故地离散。”

孔子说:“我毕恭毕敬地接受你的指教了!”于是安闲自得地慢慢走回去。从此以后,放下大学问家的架子,抛弃不切实际的本本主义,不再招收弟子侍学于身边。可是,人们对他的敬仰爱戴反而更加深厚了
   四.腾猿处势
         【原文】

    庄子衣大布而补之①,正緳系履而过魏王②。魏王曰:“何先生之惫邪?③”庄子曰:“贫也,非惫也。士有道德不能行,惫也;衣弊履穿,贫也,非惫也,此所谓非遭时也④。王独不见夫腾猿乎⑤?其得柟梓豫章也,揽蔓其枝而王长其间⑥,虽羿、蓬蒙不能眄睨也⑦。及其得柘棘枳枸之间也,危行侧视,振动悼栗,此筋骨非有加急而不柔也,处势不便,未足以逞其能也⑧。今处昏上乱相之间而欲无惫,奚可得邪?此比干之见剖心,征也夫!⑨”

(节选自《庄子•山木》)

【注释】

①衣大布:衣,《唐韵》服之也。穿着。大布:古指麻制粗布。②正緳:正,通“整”(zhěng)。端正,工整。緳(xié):麻绳,带子。过:前往拜访,探望。③惫(bèi):困病潦倒。《集韵》困病也。④士:旧时指读书人。衣弊履穿:衣服破旧,鞋子穿孔。遭时:遇到好时势。⑤独:难道,岂。腾猿:腾跃的猿猴。柟梓豫章:柟(nán):楠木。梓(zǐ):梓树。豫章为传说中异木名。高千丈,围百尺。斫之可占九州吉凶。⑤揽蔓:攀缘。把握,抓捉。王长(zhǎng):称王为首。⑦眄睨(miǎn nì):轻视。⑧得:看到,到达。柘棘枳枸:柘(zhè)枳枸(zhǐ gǒu)又称拐枣。危行:小心翼翼地行动。振动悼栗:惊恐战栗。处势:所处的环境或地位。不便:不利,不适宜。见:表示被动,相当于“被”。征:证明。也夫:语气助词。表感叹。

【译文】

    庄子穿着打有补钉的麻制粗布衣服,用麻绳细致整齐地系好鞋子,前往拜访魏王。
    魏王见了说:“先生的处境为什么如此困病潦倒呢?”
 庄子说:“是贫穷,不是困病潦倒。读书人身怀道德而不能用,这才叫困病潦倒;衣服破旧,鞋子穿孔,这是贫穷,而不是困病潦倒。这就是所谓没有遇到好时势,人们叫做‘生不逢时’。

大王难道没见过那腾跃自如的猿猴吗?它们生活在楠木、梓树、异木豫章那样的古木参天的森林里,攀缘腾跃树枝之间而称王为首,即使是神箭手羿和逢蒙也不敢小看它们。当它们到达桑树、荆棘、拐枣那样矮小的灌木丛中,就会小心翼翼地行动,而且不时地左顾右盼,内心震颤惊恐得周身发抖。这并不是因为它们筋骨紧缩而不再柔软灵活,而是所处的环境很不利,不但不足以充分施展身手,而且还会引起麻烦或发生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如今的社会,处于昏君乱臣之间,要想不困病潦倒,怎么可能呢?在这样的社会中,忠臣良将弄不好就会惨遭杀身之祸,忠臣比干惨遭剖腹挖心之刑,就是最好的证明啊!”
五.贤不自贤

     【原文】

   阳子之宋①,宿于逆旅②。逆旅人有妾二人,其一人美,其一人恶③。恶者贵而美者贱。阳子问其故,逆旅小子对曰:“其美者自美,吾不知其美也;其恶者自恶,吾不知其恶也。”
阳子曰:“弟子记之:行贤而去自贤之行,安往而不爱哉!”
(节选自《庄子•山木》)

【注释】

①阳子:孙阳字伯乐,秦穆公臣,善御。②逆旅:古代对旅馆的别称。③恶:丑陋。小子:指男性青年。

【译文】

伯乐去宋国的途中,晚上到旅馆住宿。看见旅馆的青年店主有两个小妾,一个貌美,一个貌丑。那个貌丑的地位高,貌美的地位低。伯乐感到奇怪,问那店主是什么缘故。店主人说:“貌美的自以为美,但我并不赏识她单纯的外在美;貌丑的却有自知之明,有了这样的心灵美,所以我并不觉得她丑。”

听了这番话,伯乐深有感触地告诉弟子们说:“弟子们要牢记啊!一个行为高尚的人,却不炫耀自己贤良的品行,那么他无论走到哪里,怎能不格外受人敬重和爱戴呢!”
  六.望洋兴叹

【原文】

秋水时至,百川灌河。径流①之大,两涘渚崖②之间,不辩牛马。于是焉河伯③欣然自喜,以天下之美尽在己。顺流而东行,至于北海④;东面而视,不见水端⑤。于是焉河伯始旋其面目⑦,望洋向若⑧而叹曰:“野语有之曰⑨,‘闻道百,以为莫己若’者,我之谓也。⑩”

(节选自《庄子•秋水》)

【注释】

    ①泾流:泾(jīng),通‘径’。地表坡面水流和河槽水流称为径流。泾:沟渠。②两涘渚崖:涘(sì),边际。渚,沙洲。崖,高大的河岸。③于是:亦作“ 于时 ”。当时。河伯:黄河神。④北海:指渤海。⑤水端:水的尽头。⑦旋:转动。⑧望洋:远视貌。若:指“海若”。古代神话中的海神。⑨野语:俚语;俗语。民间传闻或私人杜撰之言。⑩百:概数。言其多,许多的,众多的。以为莫己若者:倒装句,意思是以为没有谁能比得上自己。谓:通“为”。相当于“是”。

【译文】

秋天一到涨水的时候,千百条支流都灌入黄河,地表坡面与河槽水流之大,使两岸边的沙洲与高大的河岸之间,连牛马之类的大型牲畜都分辨不清了。

当时,黄河神独自在那里独自欣赏那异常壮观的景象,认为天下最美的奇观尽在自己这里。他便随着流水向东而去,到了北海,向东望去,不由大吃一惊。但见水天相连,无边无际,方知自己大错特错了。

黄河神转过脸,远远面对勇立潮头的海神,深有感触地说:“‘俗话说:道理懂得多一点的人,便以为没有谁能比得上自己。'我就是这样的人啊!”
七.鸱得腐鼠

【原文】

惠子相梁①,庄子往见之。或谓惠子曰②:“庄子来,欲代子相。”于是惠子恐,搜于国中三日三夜③。庄子往见之,曰:“南方有鸟,其名为鹓雏④,子知之乎?夫鵷雏发于南海,而飞于北海,非梧桐不止,非练实不食,非醴泉不饮⑤。于是鸱得腐鼠⑥,鵷雏过之,仰而视之曰:‘吓!’今子欲以子之梁国而吓我邪?”

(节选自《庄子•秋水》)

【注释】

①惠子:即惠施,战国时宋国人,哲学家、辩客,名家的代表,庄子的好友。相梁:在梁国做国相。梁:魏国中后期定都大梁(今河南开封),故别称梁国。②或:有的人。③国中:国都。④鹓雏(yuān chú ):古书上指凤凰一类的鸟。在传说中是瑞鸟。用以比喻贤才或高贵的人。⑤止:栖息。练实:竹子结的子,也称竹米、竹实。醴(lǐ)泉:甜美的泉水。⑥于是:亦作“于时”。当时,这时。鸱(chī):古书上指鹞鹰。

【译文】

庄子与惠施是常在一起进行学术探讨的朋友,两人关系密切。惠施在梁国做了国相,庄子前去拜见他。有人对惠施说:“庄子来梁国,是为了取代您的相位。”


惠施很看重这个职位,一听说庄子要来取代他就十分恐慌,派人在京城内搜查了三天三夜,寻找庄子的踪迹,想阻止庄子去见梁王,以便保住自己的相位。
即便这样,庄子仍然友情不舍,前去拜望惠施,并编了一则故事对惠施说:“南方有一种祥瑞的鸟,名叫鹓雏,你知道吗?那鹓雏从南海出发飞到北海,途中不是梧桐树不栖息,不是竹子洁白的果实不吃,不是甜美的泉水不饮。这时,一只嚣张凶暴的鹞鹰,捡到一只臭气熏天的死老鼠,鵷雏正好从它头顶飞过,鹞鹰仰起头怒视着鵷雏,害怕它抢夺自己口中的死老鼠,愤愤不平地吼叫道:‘吓!现在你也想用你的梁国来吓唬我吗?’”
八.各适天机

【原文】

夔怜蚿(1),蚿怜蛇,蛇怜风,风怜目,目怜心。

夔谓蚿曰:“吾以一足趻踔而行(2),予无如矣!今子之使万足,独奈何?(3)”蚿曰:“不然。子不见乎唾者乎(4)?喷则大者如珠,小者如雾,杂而下者不可胜数也。今予动吾天机(5),而不知其所以然。”

蚿谓蛇曰:“吾以众足行而不及子之无足,何也?”蛇曰:“夫天机之所动,何可易邪(6)?吾安用足哉!”

蛇谓风曰:“予动吾脊胁而行,则有似也(7)。今子蓬蓬然起于北海,蓬蓬然入于南海,而似无有(8),何也?”风曰:“然。予蓬蓬然起于北海而入于南海也,然而指我则胜我,?我亦胜我(9)。虽然,夫折大木、蜚大屋者(10),唯我能也,故以众小不胜为大胜也⑾。为大胜者,唯圣人能之”。

(节选自《庄子•秋水》)

【注释】

 (1)夔(kui):传说中一足异兽。据《山海经•大荒东经》载:“东海中有流波山,入海七千里,其上有兽,状如牛,苍身而无角,一足,出入水则必风雨。其光如日月,其声如雷,其名曰夔。”怜:《广韵》爱也。羡慕之意。蚿(xián),。《博物志》百足,一名馬蚿,中斷成兩段,各行而去。(2) 趻踔(chěn chuō):跳跃。(3)无如:无奈。没有别的办法。独:难道。(4)唾者:吐唾沫或打喷嚏。(5)天机:犹灵性。天赋的灵机。天生具有的机能。(6)易,改变。(7)胁:肋骨。有似:类似;如同。(8)蓬蓬:风吹动时发出的声音。无有:指不见形相的东西。(9)指:指向,对着,向着。胜:禁得起,能承受。?:蹴,籍也。跟随。(10)蜚:《集韵》音非。与飞通。⑾为:成,取。

【译文】

独脚的夔非常羡慕多脚的马蚿,多脚的马蚿又羡慕无脚的蛇,无脚的蛇又羡慕来无踪去无影的风,风又羡慕能看到美好事物的眼睛,眼睛又羡慕能生万法的心。

夔对馬蚿说:“我用一只脚跳跃而行,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啊!现在你支配上万只脚行走,难道也是迫不得已吗?”马蚿说:“不对。足行岂异唾者喷,你没有看见那吐唾沫或打喷嚏的样子吗?自然而然地喷出唾沫,大的像珠子,小的像雾滴,众多而纷杂地落下,不计其数。如今,我调动自己天生的作用与能力而行走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能够这样呢!”

马蚿对蛇说:“我用那么多只脚行走,反倒不如你没有脚,这是什么原因呢?”蛇说:“天机所动体各适,怎么能够随自己的意愿而改变呢?所以,我哪里用得着脚呢!”

蛇对风说:“我蠕动脊柱肋骨和腹背而行走,就像有足而行。如今你呼呼地从北海刮起,又呼呼地到达南海,连足迹都没有留下一点点,这是为什么呢?”

风说:“是的,我呼呼地从北海到达南海。但是人们用手指尖朝向我,也禁得住狂风的吹打;人们顺着风势跟随我进退,也能承受我强大的威力。虽然这样,可是折断大树、掀飞高大的房屋,却只有我能做到。

所以,不必过分在乎于每事每物的小胜,而要力求大胜。谋求大胜,只有圣人才能做到啊!”
九.不龟手药

【原文】

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①,世世以洴澼洸为事②。客闻之,请买其方百金③。聚族而谋曰:“我世世为洴澼洸,不过数金。今一朝而鬻技百金,请与之④。”客得之,以说吴王⑤。越有难,吴王使之将⑥。冬与越人水战,大败越人,裂地而封之⑦。能不龟手一也,或以封,或不免于洴澼洸,则所用之异也。

(节选自《庄子•逍遥游》)

【注释】

①龟(jūn):通“皲”,皮肤冻裂。不龟手之药,比喻微才薄技。②洴澼(píng pì),在水中漂洗。絖(kuàng):《礼•杂记注》絖为茧。即蚕茧。为事:为职业。客:从外地来做生意的商贩。③请:愿意。④鬻技:亦作“ 鬻伎 ”出卖技术。鬻(yù):卖。⑤说:告诉。⑥有难:有,即发生,呈现,产生。难,即内乱。使之将:指派他为将领。⑦裂地:划分土地。

【译文】

宋国有一户人家,擅长配制一种防止皮肤冻裂的祖传密药。他家祖祖辈辈,都依靠这点“微才薄技”,以在水中漂洗蚕茧抽丝为业。有一个外地来的精明客商知道了这个密方,愿意大大方方地解开钱袋,拿出一百金高价买下他的密方。这家人便集中全族的人一起商议,并提议说:“我们世世代代漂洗蚕茧,赚钱不过数金,现在出卖药方的技术,一下就可得到百金,请求大家爽快地答应卖给他吧!”

那个客商顺利得到了药方,便去告诉吴王。正好这时,越国发生内乱,吴王便指派他为将领,统兵借口讨伐越国。在数九寒冬里与越军进行水战,因为他有防止皮肤冻裂的密药,军士们不受冻伤,战斗力不减,所以大败越军。吴王认为他是有功之将,便划分大量土地封赏给他。

出自一家功用一样的不皲手的药,眼光独到的客商靠它得到封赏;然而独家拥有这种祖传密药的宋国人,却世世代代只能靠它的帮助漂洗蚕茧,比起同行的人,也始终摆脱不了穷苦劳顿的命运。只不过多赚一点钱而已。这就是由于使用对象的眼光和见识不同,对同一事物最大价值的开发利用程度不同,所以产生如此巨大的差异啊!
十. 小大之辨

【原文】

有鸟焉,其名为鹏,背若泰山,翼若垂天之云①;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②,绝云气,负青天③,然后图南,且适南冥也④。

斥鴳笑之曰⑤:“彼且奚适也!我腾跃而上,不过数仞而下,翱翔蓬蒿之间⑥,此亦飞之至也,而彼且奚适也!⑦”此小大之辩也⑧。

(节选自《庄子•逍遥游》)

【注释】

①垂天:挂在天空。垂:动词,垂挂。②抟扶摇羊角而上:随风盘旋而上。抟(tuán):凭借。“扶摇”是由下向上刮起的暴风,是说乘风上升的意思。羊角:弯曲象的样子,所以称旋风为“羊角”。③ 绝:穿越,越过。负:驮起。④图南:图,打算。南,指南方。比喻远大的走向。南冥:亦作“南溟”。南方大海。⑤斥鴳(yàn):陆德明释文引司马彪曰:“斥,小泽也。本亦作‘尺’。鴳,鴳雀也。”⑥蓬蒿(péng hāo):蓬草和蒿草。亦泛指草丛。⑦且:还。⑧辩:通“辨”,辨别,区别。

【译文】

传说有一种鸟,名字叫作鹏。大鹏鸟的背像泰山那样雄伟高大,飞翔起来两个翅膀一展开,像挂在天空遮天蔽日的云彩。随风盘旋而上,高达九万里,穿越五彩斑斓的云层,脊背驮起青天。然后按照它的远大走向,打算朝南飞去,而且要飞往南极浩瀚的大海。

活动在水草丛生的小湖泽中的鴳雀,看见大鹏鸟飞得那么高,简直无法理解,讥嘲大鹏鸟说: “它要飞到哪里去呢?我腾空飞跃而上,不过几丈高便落下来,自由自在地回旋飞翔在蓬草与蒿草之间,是我们飞翔的最高限度,然而大鹏鸟还要飞到哪里去呢?”

这就是目光短浅与志向宏大者,对同一事物在认识上的区别啊!
十一.顽猴见巧

【原文】

吴王浮于江,登乎狙之山①。众狙见之,恂然弃而逃,逃于深蓁②。有一狙焉,委蛇攫搔,见巧乎王③。王射之,敏给搏捷矢④。王命相者趋射,狙执死⑤。王顾谓其友颜不疑曰⑥:“之狙也。伐其巧,恃其便,以敖予,以至此殛也⑦。戒之哉!嗟呼!无以汝色骄人哉!”⑧颜不疑归,而师董梧,以助其色,去乐辞显⑨。三年,而国人称之。⑩

(节选自《庄子•徐无鬼》)

【注释】

①浮:漫游。狙(jū):古书上说的一种猴子。②恂(xún)然:恐惧的样子。弃:离开。②蓁(zhēn)通“榛”。丛生的草木。③委蛇(wēi yí):指对人敷衍应酬。攫搔:以爪搔首弄姿。见:古同“现”,显露。见巧:这里指卖弄灵巧。④敏给:敏捷。相者趋射:相,助也。王之左右佐王出猎的人。趋:追逐,快速。执:执傲,任性傲慢。⑥顾:回头看。颜不疑:剑术超群,与伍子胥、伯嚭、夫概、孙武同列吴国五大高手。⑦之:代词,这,那。伐:夸耀,自夸。敖予:敖,《尔雅•释训》敖敖,傲也。《博雅》戏也。予:我也。殛(jí):惩罚,杀死。⑧色:外表形貌。⑨师:就学,师从。姓董。名梧,吴国剑术奇才。⑨助:古同“锄”,除去。克服。⑩国人:古代指居住在大邑内的人。范文澜《中国通史》:“农民住在田野小邑,称为野人;工商业者住在大邑,称为国人。”

【译文】

吴王乘船在大江里漫游,然后登上一座猴山。一群猴子看见了,都惊慌地逃离,躲在丛生的草木之中。唯独有只顽猴,却从容不迫地留在那里,对人搔首弄姿,以示敷衍应酬,并故意在吴王面前卖弄灵巧。吴王引弓搭箭向它射去,那猴子身手敏捷地接住飞箭。吴王急令侍从快速放箭,那只顽猴就因任性傲慢而被乱箭射死。

吴王回头对他的好友颜不疑说:“这只顽猴夸耀自己的灵巧,依仗自己的敏捷,在我面前自以为了不起,以至于这样毫无意义地死去。警惕呀!令人悲叹啊!千万不要用你的外表形貌去傲视他人啊!”

颜不疑回去以后,潜心师从于剑术奇才董梧,以克服自己的骄气,不再乐而忘忧,不再炫耀自己。过了三年,凡居住在大都市的人都称赞他。
十二.无用之用

【原文】

惠子谓庄子曰:“吾有大树,人谓之樗①,其大本拥肿而不中绳墨,其小枝卷曲而不中规矩②。立之涂,匠者不顾③。今子之言,大而无用,众所同去也。④”

庄子曰:“子独不见狸狌乎?卑身而伏,以候敖者,东西跳梁,不辟高下,中于机辟,死于冈罟⑤。今夫斄牛,其大若垂天之云,此能为大矣,而不能执鼠⑥。今子有大树,患其无用,何不树之于无何有之乡、广莫之野⑦,彷徨乎无为其侧,逍遥乎寝卧其下⑧。不夭斤斧,物无害者⑨,无所可用,安所困苦哉!”

(节选自《庄子•逍遥游》)

【注释】

①樗(chū):樗树,即“臭椿”。樗栎,比喻无用之材。大本:指主干。拥肿:隆起,不平直。绳墨:木工画直线用的工具。规矩:校正圆形和方形的圆规和角尺。③涂:通‘途’道路。今:代词,这,此。④子之言:指庄子的学说。言:即学说,主张,著作。去:抛弃。⑤独:难道。狸狌(lí xīng):野猫,山猫。以鸟、鼠为食,常盗食家禽。毛皮可制裘。卑:低下。敖:《博雅》遊敖,戏也。跳梁:同“跳踉”,指跳跃。辟:古同“避”,辟:避,躲。机辟:亦作“机臂”。捕捉鸟兽的机关。冈罟:冈,山脊也。—《说文》。罟(gǔ):网也。⑥今夫:发语词。斄(lí)牛:牦牛。⑦树:动词,栽种。无何有之乡:指什么也没有生长的地方。广莫:亦作“广漠”。辽阔空旷。⑧彷徨:游移,徘徊。无为:无所事事。⑨夭:夭折。斤斧:伐木之斧头。

【译文】

惠子告诉庄子说:“我有一颗大树,人们称之为无用之材。粗大的主干疙疙瘩瘩,即便是手艺高超的木工工匠,也无法用墨绳画线取直;树的小枝卷曲,也不能用圆规和角尺量材取用。它虽然生长在大路旁边,可是路过的工匠却不屑一顾。这就像你的学说一样,大而无用,许多人都纷纷抛弃它啊!”

庄子说:“您难道没看见那山猫的样子吗?它低下身子潜藏暗处,静候那些出洞嬉戏的小动物,这是它捕食的特殊本领。但它得意忘形不守本分的时候,却东跳西窜,不避高低。所以最终免不了落入捕捉鸟兽的机关,死于山脊上的罗网。

还有那牦牛,庞大的身躯就像挂在天边的云团,此物的本事数得上很大了,可是它却不能捉到老鼠。

如今您有大树,却又嫌弃大树无用。何不将它栽种到什么也不生长的地方,或者辽阔空旷无边无际的郊外。您就可以无所事事地悠游于树旁,逍遥自在地躺卧在树下。这样,无用的大树,就不会夭折于伐木的刀斧之下,也没有什么东西会去伤害它。大树虽然无处可用,哪里还会备受人间的苦痛与灾难呢?”
十三.探骊得珠

【原文】

人有见宋王者,锡车十乘①,以其十乘骄稚庄子②。庄子曰:“河上有家贫恃纬萧而食,其子没于渊,得千金之珠。其父谓其子曰:‘取石来锻之!夫千金之珠,必在九重之渊,而骊龙颔下,子能得珠者,必遭其睡也。使骊龙而寤,子尚奚微之有哉!’今宋国之深,非直九重之渊也;宋王之猛,非直骊龙也。子能得车者,必遭其睡也。使宋王而寤,子为齑粉夫!”

  (节选自《庄子•列御冠》)

【注释】

①锡车:赐车。锡,通“赐”。赐给,赏赐。②骄稚:骄矜炫耀。《集韵》:稚,自骄矜貌。河上:河边。上,方位词,边,畔。纬萧:纬,织。萧,蒿。织芦蒿为帘席。锻锤击。骊龙:黑龙。骊(lí):黑色。《尸子》卷下:“玉渊之中,驪龙蟠焉,頷下有珠。”頷(hàn)下巴。遭:碰到。寤(wù):醒悟。古同“悟”,理解,明白。齑(jī)细,碎。

【译文】

  宋襄王时,一个才能平庸的人,有幸进见宋王,凭他那三寸不烂之舌,巧口如簧说得宋王心花怒放,当即赏赐他十辆车马。这人便趾高气扬,以此在庄子面前炫耀自己。

庄子讽喻他说:“有一条河边住着一户贫穷人家,以编织芦蒿帘席为生。一天,他家的儿子潜入河中深水处,偶然拾得一颗闪闪发光价值连城的宝珠。他的父亲看见了,惊恐万分地告诉儿子:‘快去拿块坚硬的石头来砸碎它!那价值千金的宝珠,是藏在深水中异常凶残的黑龙下巴底下的。你能得到它,必定是黑龙在打瞌睡。如果等到它睡醒,发现宝珠在你手中,你哪里还有一点点生存的希望呢?’

如今宋国让人难以捉摸,并非九泉深渊能比;宋王的凶暴,远比黑龙还要残暴。你能侥幸得到宋王的车马,一定是被你的花言巧语蒙蔽了,使你一时侥幸富贵起来。一旦他醒悟过来,你必将粉身碎骨了!”
十四.鲁侯养鸟

【原文】

昔者海鸟止于鲁郊,鲁侯御而觞之于庙①,奏《九韶》以为乐,具太牢以为膳②。鸟乃眩视忧悲③,不敢食一脔④,不敢饮一杯,三日而死。此以己养养鸟也,非以鸟养养鸟也。夫以鸟养养鸟者,宜栖之深林,游之坛陆⑤,浮之江湖,食之䲡鲉⑥,随行列而止,委虵而处⑦。

  (节选自《庄子•至乐》)

【注释】

①御:控制;约束。殇:宴请。庙:古代贵族住房的前厅,王宫和庙宇的前殿都称庙。②《九韶》:亦作“九招”。舜时乐曲名。具:太牢:古代祭祀,牛羊豕三牲具备谓之太牢。③眩视:《释名》眩,悬也。目视动乱,如悬物遙遙然不定也。④脔(luán):切成方形的肉。⑤坛陆:坛应读作坦,坛陆,犹坦陆,即广阔的大地。⑥䲡鲉:泥鳅,小鱼。⑦委虵:委蛇(wēiyí)雍容自得貌。

【译文】

 从前有一只海鸟停歇在鲁国的城郊,鲁侯令人把它捉住,关在笼子里置于王宫的前殿。天天设宴待若上宾,奏舜帝时的乐曲让它高兴,备有一牛一羊一猪三牲俱全的丰盛膳食。那海鸟居然目光动乱忧愁悲伤,不敢吃一块肉,不敢饮一杯酒,过了三天就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 鲁侯是以自己养尊处优的方式养鸟,不是按照鸟的习性来养鸟。按鸟的习性养鸟,就应让它栖息在幽静的树林,来往于广阔的大地,浮游于江河湖泽,觅食泥鳅和小鱼,伴随着鸟群的队列而止息,自由自在地生活在一起。为什么要以人类的生活方式来养鸟呢!,而不按照鸟的生活方式去养鸟呢?。这就是凭个人的意愿办事而不分对象。施爱不当,反而会把事情办糟啊!
十五. 豕虱濡需

【原文】

濡需者,豕虱是也①。择疏鬣自以为广宫大囿②,奎蹄曲隈③,乳间股脚,自以为安室利处④,不知屠者之一旦鼓臂布草操烟火⑤,而己与豕俱焦也。

  (节选自《庄子•徐无鬼》)

【注释】

①濡需:苟安一时,贪婪索取。濡(rú):停留,迟滞。需:索取。豕蝨(shǐshī):寄生在猪身上的虱子。②鬣(liè)颈上的长毛。囿(yòu):古代帝王养禽兽的园林。③奎蹄:大腿和蹄脚,比喻狭小的地方。奎:胯,大腿。曲隈(wēi):曲折隐蔽之处。④安室利处:安全便利的处所。⑤鼓臂:挥臂。布:铺开。操:操纵。

【译文】

苟安一时,贪婪索取,不知危险在前者,首先要数那些寄生在猪身上的虱子了。它们自我陶醉在粗疏的颈上长毛之间,自以为占据了帝王才能拥有的宽广的宫廷和林园;盘踞在大腿蹄脚和乳间最曲折狭小隐蔽的地方,却自以为生活在安全便利的乐土。

它们全然不知,屠夫一旦到来,挥臂杀猪,铺开干草,点燃烟火,可悲的命运将同那猪一起丧身了。
十六. 运斤成风

【原文】

庄子送葬,过惠子之墓,顾谓从者曰:"郢人垩慢其鼻端若蝇翼①,使匠石斲之②。匠石运斤成风③,听而斲之,尽垩而鼻不伤,郢人立不失容④。宋元君闻之,召匠石曰:'尝试为寡人为之。'匠石曰:'臣则尝能斲之。虽然,臣之质死久矣。'

自夫子之死也⑥,吾无以为质矣,吾无与言之矣。"
【注释】

①郢:楚国都城。顾:回头看。垩(è):白善士。慢:通“墁”。涂抹。②匠石:名字叫石的巧匠。斲(zhuó):削。③运斤成风:运:挥动;斤:斧头。挥动斧头,呼呼生风。比喻手法纯熟,技术高超。听:随意。④不失容:面不改色。⑤质:质的(箭靶)。对象。⑥夫子:古时对文人的三种称谓:君子、夫子、才子,即是指有德之士、饱学之士、多才多艺之士。

【译文】

庄子送葬,经过惠子之墓,引起了他对亡友深深的缅怀之情,回头告诉随从的人们说:“楚国国都有一个名叫石的巧匠,他的搭档在鼻尖上涂抹一层像蚊蝇的翅膀一样薄薄的白善士,那个巧匠能够舞弄斧子将它削掉。巧匠挥动斧头,呼呼生风,随意砍削,削掉白土而不会伤到鼻子。他的搭档站着一丝不动面不改色。

宋元君听说世间竟然有这样技艺精湛的奇人,把他召唤进宫,并对他说:‘把你的手艺试一试,让我看看好吗?’巧匠说:‘虽然我有这种本事,但能够配合我并使我大显身手的搭档,已经死去很久了。一个人的成就,缺少不了他人齐心协力的配合啊!’

自从饱学之士施惠死后,我再也没有不拘形式自由辩论的对象了;再也没有意气相投、可以互相说知心话的朋友了啊!”
十七.神有不及

【原文】

宋元君夜半而梦人被发窥阿门⑴,曰:“予自宰路之渊,予为清江使河伯之所,渔者余且得予。⑵”元君觉⑶,使人占之,曰:“此神龟也。”君曰:“渔者有余且乎?”左右曰:“有。”君曰:“令余且会朝。”明日,余且朝。君曰:“渔何得?”对曰:“且之网得白龟焉,其圆五尺,”君曰:“献若之龟。⑷”龟至,君再欲杀之,再欲活之,心疑,卜之,曰:“杀龟以卜吉。”乃刳龟,七十二钻而无遗⑸。

仲尼曰:“神龟能见梦于元君,而不能避余且之网;知能七十二钻而无遗策⑹,不能避刳肠之患。如是⑺,则知有所困,神有所不及也。虽有至知,万人谋之。鱼不畏网而畏鹈鹕⑻。去小知而大知明⑼,去善而自善矣⑽。婴儿生无石师而能言⑾,与能言者处也。”

(节选自《庄子•外物》)

【注释】

⑴阿门:旁门。阿,指角落,旁侧。⑵宰路:江畔渊名。河伯:传说中的河神。余且:古代神话中的渔夫。予:我。⑶觉:睡醒。⑷若:你。⑸刳(kū):杀。挖空腹腔。钻:推究事理。遗:犹失也。失算。⑹见梦:犹托梦。知能:指神术智能。⑺如是:像这样。⑻鹈鹕(tí hú):翼大嘴长的巨鸟,嘴下有一个皮囊,可用以兜食鱼类。⑼小知:小聪明。⑽自善:自我完善。⑾石师:石,通“ 硕 ”。石师犹硕师,大师。

【译文】

宋元君半夜里,梦见有人披头散发在大厅侧门窥视,说:“我来自清江江畔一个叫宰路的深潭,因为出使河神的领地,渔夫余且捉到了我。”宋元君醒来,叫人占卜,占卜的人说:“那是一只神龟。”宋元君问:“有名叫余且的渔夫吗?”侍臣回答说:“有。”宋元君说:“命令余且来见我。”第二天,余且到达朝廷之上。宋元君问:“你捕到什么了?”余且回答说:“我网到一只大白龟,周长五尺。”宋元君说:“把白龟献上来。”余且送上白龟,宋元君两次三番想杀掉,又想喂养起来,正在犯难,占卜的人说:“杀掉白龟用来占卜,一定大吉。”于是杀掉白龟挖空腹腔,用这只神龟的龟板占卜,七十二次推究事理,没有一次失算。

孔子说:“神龟能托梦给宋元君,却不能躲过余且的鱼网;有神术智能,占卜数十次没有失误,却不能逃脱剖腹挖肠的灭顶之灾。如此说来,即便才智过人也会遭人阨阻围困,神灵也有考虑不周的地方。虽然有通天的智慧,也会遭到万人的谋算而难以应对。游鱼不畏渔夫张网,而最怕翼大嘴长的鹈鹕嘴下兜食鱼类的皮囊。

      有大智慧的人心胸广博无边,能够忽略凡人琐事。所以,抛弃小聪明,大智大慧就会令人心明眼亮;忘记自己擅长的本领,才能更加自我完善。婴儿在生长过程中,不需要任何大师的指点,却能慢慢学会说话,是因为常与会说话的人们相处啊!”
十八.箴規武侯

       【原文】

徐无鬼因女商见魏武候,武候劳①之曰:“先生病矣!苦于山林之劳,故乃②肯见寡人。”徐无鬼曰:“我则劳于君,君有何劳于我!”武候超然不对③。少焉,徐无鬼曰:“尝语君④,吾相狗也。下之质执饱而止,是狸德也⑤;中之质若视日⑥;上之质若亡其一。吾相狗,又不若吾相马也。吾相马,直者中绳,曲者中钩,方者中矩,圆者中规⑦,是国马也。而未若天下马也。天下马有成材,若恤若失,若丧其一,⑧若是者,超轶绝尘⑨,不知其所。”武候大悦而笑。

(节选自《庄子•徐无鬼》)

【注释】

①徐无鬼:姓徐,字無鬼,緡山人,魏国隱士。因:亲,亲近。女(rǔ)商:魏国大臣,姓女,名商。春秋时期晋大夫女叔齐之后。魏武候:名击,魏文侯之子。公元前376年与韩、赵共灭晋而 “三家分晋”,成为战国七雄之一。劳:忧也。忧惧,发愁。②乃:才。③超然不对:超然,犹怅然。感到不愉快。不对:不回答。④尝语君:曾经对您说过。⑤质:品质,等级。狸德:狐狸之性。⑥若:其;他的—用于他称。视日:常指看日影以知时刻。这里喻指目中无人,高傲自负。一:全部,唯一。⑦直者中绳:谓马的前齿。曲者中钩:谓马的颈项。方者中矩:谓马头。圆者中规:谓马眼。⑧成材:亦作“成才”。天生的材质。若恤若失:若,或,若者(或者)。恤:忧虑。失:通“佚”或“泆”。淫泆,放荡,放纵。若丧其一:丧,失去。一:无极,无匹。⑨轶(yì):与迭通。屡次,连着。

【译文】

魏国隱士徐无鬼,与魏国大臣女商非常亲近,因而得见魏候。因武侯恶文好武,高傲自负,对臣下控御无道,致使人才流失。徐无鬼便乘机巧言规劝魏候。

不料武候先发制人,故意显出忧愁的样子,对徐无鬼说:“先生不愿为官宁作隐士,现在感到痛苦烦恼了吧!隐居山林之中生活清苦辛劳,所以才肯下山来找寡人吧!”

徐无鬼回答说:“我这是忧心于武候啊,我有什么事值得让您忧虑呢?”魏武候感到话不投机,心中不快,没有回答。

徐无鬼觉察到武候不高兴,马上转移话题,说:“我曾经对您说过,我会相狗呀!狗的品质分三等:下等狗,只求饱食终日,本性贪若狐狸;中等狗,昂首向天,眼睛视日不眩;上等狗,神采焕发,忘乎其形,连唯一的看家本领都忘得一干二净了。

不过,我相狗的本领又比不上相马了,我相马的标准是:马的前齿笔直,颈项弯长如钩,马头方正,双眼溜圆,一切中规中矩。符合这类标准的马,就叫‘国马’,即諸侯之国的上品马。‘国马’又不如‘天下马’。‘天下马’有天生的高贵气质,或喜怒忧愁,或放纵不羁,没有竞争对手,好象谁也无法与它争当天下第一。这种宇內上馬,驰走迅若疾风,尘埃远隔,一个接一个地远超群马;普天之下,无所不至,不知哪里才是自己最合适的归宿。因为,这种馬只有天子才能驾馭,所以叫天下马。

徐无鬼远避文韬武略,近谈犬马而妙趣横生。魏武候明知徐无鬼以箴言规劝自己,难得一片良苦用心,而且话语投机。所以,听了心中大悦,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。
十九. 畏影恶迹

【原文】

人有畏影恶迹而去之走者①,举足愈数而迹愈多②,走愈疾而影不离身③,自以为尚迟④。疾走不休,绝力而死。不知处阴以休影。处静以息迹,愚亦甚矣!

(节选自《庄子•渔父》)

【注释】

①而:如,好象。去之走者:去通“怯”。胆小,畏缩。者:表示比拟,相当于“…的样子”。② 数(Shuò):频繁。③疾:形容词,急速。④尚迟:尚,还;仍然。迟:慢,迟缓。

【译文】

有个疑神疑鬼的人,非常害怕自己投下的影子,厌恶自己踩出的足迹。走路的时候,总是显露出一副胆小畏缩的样子。当他低头看见自己的身影和足迹,以为是魔鬼缠身,心里十分害怕。他想方设法要摆脱这些可怕的东西,便加快脚步奔跑不停。结果步伐越频繁,留下的足迹愈多;跑得愈急,反而觉得形影不离。他更加害怕起来,以为自己仍然跑得太慢,于是拚命地向前逃奔,最后精疲力竭而累死在路上。

这个人连最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得:只要在浓荫之下,就自然没有影子;要想不露行迹,只有自己静止不动。

这种人也实在太愚蠢了啊!
二十一.蜗角之争

【原文】

惠子见戴晋人①。戴晋人曰:“有所谓蜗者,君知之乎?②”曰:“然!”“有国于蜗之左角者,曰触氏;有国于蜗之右角者,曰蛮氏。时相与争地而战,伏尸数万,逐北旬有五日而后反③。”君曰:“噫!其虚言与?”曰:“臣请为君实之。君以意在四方上下有穷乎?④”君曰:“无穷。”曰:“知游心于无穷,而反在通达之国,若存若亡乎?⑤”君曰:“然!”曰:“通达之中有魏,于魏中有梁,于梁中有王。王与蛮氏,有辩乎?⑥”君曰:“无辩。”客出而君惝然若有亡也⑦。客出,惠子见。君曰:“客,大人也,圣人不足以当之。⑧”

(节选自《庄子•则阳》)

【注释】

①惠子:即惠施, 梁惠王时魏国宰相。战国时的政治家、辩客和哲学家,是名家的代表人物,合纵抗秦的最主要的组织人和支持者。见:介绍,推荐。戴晋人:魏国的贤人。②君:指魏惠王。魏国第三代国君。惠王六年(前364年),从安邑(今山西夏县西北禹王村)迁都至大梁(今河南开封东南),因此在《孟子》一书中又称为梁惠王。③逐北:追剿败兵。有:通“又”。④噫:感叹词,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“唉”。与:同“欤(yú)” 文言助词,表示疑问、感叹、反诘等语气。④请:请教。《玉篇》乞也,问也。为:对,向。以:根据。意:愿望。远大的抱负。四方上下:四方上下曰宇。穷:终端。⑤知:《玉篇》识也,觉也。游心:指超越现实的心愿。而:这样,此。反:毁灭,推倒。通达之国:人迹所至为通达,指五洲四海的国家。⑥辩:区别。⑦惝(tǎng)然:失意的样子。⑧大人:谓巨人。

【译文】

 魏惠王与齐威王订立盟约,而齐威王借故违约。魏王大怒,将军公孙衍极力怂恿惠王出兵讨伐齐国。这件事在魏国争论不休,魏惠王也拿不定主意。国相惠施,趁机将国都的一位贤士戴晋人介绍给魏惠王。

戴晋人对魏惠王说:“有一种头上长有两个触角的蜗牛,君王知道吗?”魏王说:“知道啊!”

戴晋人说:“有个国家在蜗牛的左角上,名叫触氏;有个国家在蜗牛的右角上,名叫蛮氏。这两个国家,经常为争夺地盘而发生战争。每次相战,横尸遍野多达数万。由于国家很小,从开战到追剿败兵,十五天就能结束战争班师回国。”

魏惠王说:“唉!你这不是虚喻浮言吗?”

戴晋人说:“那我就向君王请教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吧!根据惠王远大的抱负,在天宇之中,穷兵黩武有没有止境呢?”

魏惠王说:“没有!”

戴晋人说:“君王觉得,任凭自己超越现实的心愿,一切事情的发展就会随心所欲,这样就可任意毁灭五洲四海的国家,使其若有若无吗?”

魏惠王说:“对!”

戴晋人说:“五洲四海的国家之中有个魏国,魏国又有个大梁,大梁有个君王。这个君王和蛮氏相比,有没有区别呢?”

魏惠王说:“没有区别!”

戴晋人没说更多的话,起身告辞。魏王显出一副失意的样子,就像丢了什么宝贝一样。戴晋人走后,惠子去见魏王,魏王说:“戴晋人,真是个志趣高远能言善辩的巨人,圣人也不足以和他旗鼓相当啊!”
二十二.胠箧探囊

【原文】

将为胠箧、探囊、发匮之盗而为守备①,则必摄缄滕,固扃②,此世俗之所谓知也③。然而巨盗至,则负匮、揭箧、担囊而趋,唯恐缄滕扃鐍之不固也④。然则向之所谓知者⑤,不乃为大盗积者也?⑥

(选自《庄子•胠箧》)

【注释】

①将:打算。胠箧(qūqiè):撬开箱子。发:打开。匮(guì):古同“柜”。②摄缄縢:摄,假也,借助。缄縢(jiān ténɡ):捆东西的绳索。缄:《释文》绳也。扃(jiōng):上闩关门。③世俗:普通人。知:同‘智’。 ④负:背。揭:扛,持。趋:快步疾走。扃鐍(jiōng jué):门闩锁钥之类。⑤然则:连词。犹言“如此”或“那么”。向:一向,原来。⑥不乃:岂不。积:积,聚也。—《说文》。聚集财物。也者:语气助词。表疑问。

【译文】

人们本来打算保护自己的财产,不被那些撬开箱子,掏摸口袋,打开柜子的盗贼行窃,总想采取最安全的防范措施。常常借助于绳索捆绑得结结实实,牢牢地关门上闩加锁。这是普通人认为最聪明的作法。

然而,那些猖獗的大盗来了,只管放心大胆地背柜,扛箱,担囊,通通席卷而去,快步疾走。他们唯恐绳索捆绑得不紧,门闩锁钥不牢。

如此看来,人们原以为可以防止偷盗的措施,岂不是正好为那些江洋大盗偷窃财物,提供方便了吗?
二十三. 东野败驾

【原文】

东野稷以御见庄公①,进退中绳②,左右旋中规③。庄公以为文弗过也④,使之鉤百而反⑤。颜阖遇之⑥,入见曰:“稷之马将败。”公密而不应⑦。少焉⑧,果败而反。公曰:“子何以知之?”曰“其马力竭矣,而犹求焉⑨,故曰败。”

(选自《庄子•达生》)
     【注释】

①以:凭借,仗恃。御:驾车。南朝 梁刘勰《文心雕龙•指瑕》:“羿氏舛射,东野败驾。虽有俊才,谬则多谢。”②中绳:符合墨线一样直。③中规:与圆规画出的图形相符。④文:刺画的花纹图案。“弗”为“不”的同源字。⑤鉤(gōu):绕也。《仪礼•乡射礼》豫则鉤楹內。《註》鉤楹,绕楹而东也。⑥颜阖:姓颜,名阖,鲁国贤人。⑦密:通“默”。⑧少焉:不久。⑨求:驱使。

【译文】

春秋时有个复姓东野名稷的人,仗恃娴熟的驾车本事,想在鲁庄公面前显露一下。他驾车时车辆进退留下的车辙,像墨线一样直;左右转弯形成的弧形与圆规画出的图形相符。鲁庄公也为他的技艺赞不绝口,认为刺画的花纹图案也不过如此。

可是鲁庄公给东野稷出了一个难题,命令他驾车绕一百圈再回来见他。颜阖正好碰上这件事,入见庄公说:“东野稷的马必定失败。”庄公默不作声。不久,东野稷果然失败而回。

庄公问颜阖:“你怎么事先就知道他一定会失败呢?”颜阖说:“他的马力气已经用尽了,还要驱使它满足自己更大的欲望,所以说一定会失败。”
二十四.忘足适屦

【原文】

工倕旋而盖规矩①,指与物化而不以心稽②,故其灵台一而不桎③。忘足,屦之适也④;忘要,带之适也⑤;知忘是非,心之适也;不内变,不外从,事会之适也⑥。始乎适而未尝不适者,忘适之适也⑦。

(选自《庄子•达生》)

【注释】

①工倕(chuí):倕,古巧匠名。相传尧时被召,主理百工,故称工倕。旋:很快。规矩:规和矩。校正圆形和方形的两种工具。②指与物化:与:《博雅》如也。物化:犹造化。自然界的创造者。稽:计算考虑。③灵台:指心,心灵。桎:束缚,约束。④屦(jù):屦,履也。―《说文》。⑤要:古同“腰”。⑥事会:机遇;时机。⑦始:原本。

【译文】

相传尧帝时,有一个主理百工的巧匠,名字叫倕,他能很快地随手画出各式各样的图形,胜过校正圆形和方形的工具。灵巧的双手有如鬼神助之,他以手指随着物形的变化而变化,根本不用计算考虑,简直就像一个自然界的创造者。

之所以这样,原因是他的心灵一清如水而不受约束。

解除外部环境与精神的束缚,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困扰你了。忘却自己的脚,鞋子就合穿了;不在意自己的腰,束衣的带子就合适了;不屑论是非,内心就会安闲舒适;凡事有独见,不依附于外,一定会有合适的机会。

自然之美原本是协调的而无所不适,可是人们遗忘了顺应客观条件,竭尽全力去追求好恶以适合于自己。
二十五.痀偻承蜩

【原文】
     仲尼适楚,出于林中,见痀偻者承蜩①,犹掇之也②。
仲尼曰:“子巧乎!有道邪?”曰:“我有道也。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,则失者锱铢③;累三而不坠,则失者十一;累五而不坠,犹掇之也。吾处身也,若厥株拘④;吾执臂也,若槁木之枝;虽天地之大,万物之多,而唯蜩翼之知⑤。吾不反不侧⑥,不以万物易蜩之翼,何为而不得!”
   孔子顾谓弟子曰:“用志不分,乃凝于神,其痀偻丈人之谓乎!”

(选自《庄子•达生》)

【注释】

①痀偻(jū lóu):驼背。承蜩(zhěng tiáo):以竿取蝉。承,通“拯”。引取。②掇(duō):拾取,采摘。用手拿、端的意思。③锱铢(zī zhū):比喻极少数。④厥:古同“撅”,断木。拘:《说文》止也。⑤知:感觉,察觉,注意。⑥不反不侧:反,指本末倒置。侧,旁侧。指左顾右盼。

【译文】

孔子去楚国的途中,在树林里看见一个驼背的人,以长竿捕蝉,好像用手拾取东西一样敏捷。

孔子说:“先生真巧啊!有什么诀窍吗?”

驼背人回答说:“我自有办法。苦练技艺五六个月,起初迭起二个弹丸而不掉落,极少有失败;后来迭起三个弹丸而不掉落,失败的情况十次不会超过一次;最后迭到五个弹丸而不掉落,就像用手拿着一样。我站立地上,就像一根静止的断木桩;我举起手臂,就像不动的枯枝;虽然天地之大,万物之多,我心里只注意蝉的翅膀,从不本末倒置左顾右盼,不因万物的变换而影响对蝉翼的专注。这样,为什么不能成功呢!”
    孔子回头告诉弟子们说:“用心一致不分散注意力,就会高度聚精会神,这位驼背老人的经验,已经完全告诉我们这个道理了吧!”
二十八.鬼斧神工

【原文】

梓庆削木为鐻(1),鐻成,见者惊犹鬼神。鲁侯见而问焉,曰:“子何术以为焉?”对曰:“臣工人,何术之有?虽然,有一焉。臣将为鐻,未尝敢以耗气也,必齐以静心(2)。齐三曰,而不敢怀庆赏爵禄(3);齐五日,不敢怀非誉巧拙(4);齐七日,辄然忘吾有四枝形体也(5)。当是时也,无公朝(6),其巧专而外骨消(7)。然后入山林,观天性(8),形躯至矣,然后成见鐻,然后加手焉;不然则已,则以天合天(9),器之所以疑神者,其是与!⑽”

(选自《庄子•达生》)
       【注释】

(1)鐻(jù):古代夹置钟旁的猛兽形柱子,本为木制,后改用铜铸。(2)齐:斋戒。(3)不敢:不要。庆赏爵禄:赏赐钱物、授予爵位官职和俸禄。(4)非誉:非议和称誉。(5)辄然:不动的样子。四枝:即四肢。(6)公朝:指朝廷。(7)巧专:指精巧独特的构思。外,即以前的,传统的,别人的。骨:指艺术风格。又通“滑”,乱。外骨消:即指现有的各种艺术风格的惑乱消失了。(8)观天性:观察木料先天具有的品质。(9)天合天:以自然的构思融合天然的材料。⑽与:赞许。

【译文】

梓庆用刀具雕刻木头,制作夹置钟鼓的猛兽形柱子,制成以后,看见的人无不惊叹犹如鬼斧神工。

鲁侯看见后问道:“你这是用什么技巧做成的呢?”

梓庆回答说:“臣只是一个工人,能有什么技巧呢?虽然没有特别的技巧,但我还是有一点与众不同。我在将要制作夹置钟鼓的猛兽形柱子之前,从不敢散乱自己的精神,必定要虔诚斋戒以静心。斋戒三天,不要怀有赏赐钱物、授予爵位官职和俸禄的念头;斋戒五日,不要介意别人非议和称誉自己的功夫是巧是拙;斋戒七日,就完全处于静心的状态,忘掉自己有四肢形体了。在这个时候,既无意於公私,又无意於朝廷,精巧独特的构思形成了,现有的各种艺术风格的惑乱消失了。然后进入山林,观察各种木材先天具有的品质,精选形貌姿态最佳者,对一种最别致的‘鐻’,形成自己独特的见解,然后着手加工制作,不然我就宁可罢手。

这就是以自然的构思融合天然的材料,制成的器物疑似鬼斧神工被人赞许的原因吧!”
二十九.女偊闻道

【原文】

南伯子葵问乎女偊曰:“子之年长矣,而色若孺子(1),何也?”曰:“吾闻道矣。(2)”南伯子葵曰:“道可得学邪?”曰:“恶(3)!恶可!子非其人也。夫卜梁倚有圣人之才而无圣人之道(4),我有圣人之道而无圣人之才,吾欲以教之,庶几其果为圣人乎(5)!不然,以圣人之道告圣人之才,亦易矣。(6)吾犹守而告之,参日而后能外天下(7);已外天下矣,吾又守之,七日而后能外物;已外物矣,吾又守之,九日而后能外生;已外生矣,而后能朝彻;朝彻,而后能见独(8);见独,而后能无古今;无古今,而后能入于不死不生。杀生者不死⑩,生生者不生。其为物,无不将也(11),无不迎也;无不毁也,无不成也。其名为撄宁。撄宁也者,撄而后成者也(12)。”
    南伯子葵曰:“子独恶乎闻之(13)?”曰:“闻诸副墨之子,副墨之子闻诸洛诵之孙,洛诵之孙闻之瞻明,瞻明闻之聂许,聂许闻之需役,需役闻之於讴,於讴闻之玄冥,玄冥闻之参寥,参寥闻之疑始(14)。”

(选自《庄子•大宗师》)
  【注释】

(1)女偊(yú):传说中的女仙名偊。孺子:孩童。(2)闻:领会。(3)可得:可以适合。恶(wū):义同“不”。(4)卜梁倚:古代的神仙,(5)庶几:也许、大概。(6)亦易矣:亦,只是。易,替代。(7)参:三。外:遗忘。(8)朝彻:突然明白。见独:达到至道的境界。(9)杀生者:指衰败腐朽的东西。杀,即衰败。死:尽的意思。(10)生生:形容有活力。(11)将:送。迎:迎接。(12)撄(yīng):扰乱,纠缠。撄宁:虽受人物利害的干扰而依然保持心神宁静。(13)恶:古同“乌”,疑问词,哪,何。(14) “副墨”、“洛诵”、“瞻明”、“聂许”、“需役”、“於讴(wūōu)”、“玄冥”、“参寥”、“疑始”等,古代寓言中假托之名。  副墨:指文字,诗文。洛诵:反复诵读。洛与络通。相连续,前后相接。瞻明:意谓所见分明。聂许:附耳私语。聂,附耳私小语也。—《说文》。需役:实行,实践。需,须;役,行。勤行勿怠。於讴:咏歌。玄冥:深远。参寥:空寂。疑始:象有始又象无始。

【译文】
     南伯子葵问一个女仙:“您的年纪已经是一个长者了,而面容却象孩童,是什么原因呢?”

女仙说:“我领悟‘道’的真谛了。”

南伯子葵又问:“道可以适合普通的人学习吗?”

女仙说:“不!不可以!你就不是可以学道的人。有个叫卜梁倚的神仙,有圣人之才而无圣人之道,我有圣人之道而又缺乏圣人之才。我本想以‘圣人之道’教化他,也许他果真能成为圣人呢!然而不是这样简单。我原以为用圣人之道晓谕那个有‘圣人之才’的人,只是替代罢了,应当是件容易的事情。可是,我还是寸步不离守着教导他,三天后才能把天下视为身外之物;能视天下为身外之物,我又寸步不离守着教导他,七天之后才能忘掉万物;忘掉万物,我又寸步不离守着教导他,九天之后才能忘掉自身的存在;而后在一个早晨突然间悟达妙道;而后达到至道的境界,而后超越古今,而后进入置生死于度外的境界。

衰败腐朽的事物不铲除,有活力的新生事物就不可能顺利产生。所以大道不断地使万物生息死灭,只要是衰败腐朽的事物无不随送,只要是有活力的新生事物无不欢迎;无不有所毁,无不有所成,这就叫做‘撄宁’。意思就是,在人物利害的纷纷扰扰中,接触外物而不为所动,依然无拘无束地保持心神宁静。”

南伯子葵说:“你这些独特的道理,是从哪里听来的呢?”

女仙说:“来之于世世代代的书简文字、口传面授、实践心得,由此依文而生解,因教而悟理,依理而遵行,我就是这样学来的。”
三十.支离疏者

【原文】

支离疏者(1),颐隐于脐(2),肩高于顶,会撮指天(3),五管在上(4),两髀为胁(5)。挫鍼治繲足以餬口(6);鼓荚播精(7),足以食十人。上征武士(8),则支离攘臂而游于其间(9);上有大役,则支离以有常疾不受功(10);上与病者粟,则受三钟与十束薪(11)。

夫支离其形者,犹足以养其身,终其天年。又况支离其德者乎(12)?

(选自《庄子•人间世》)

【注释】

 (1)支离:残缺。疏:指差错,分开。(2)颐(yí):下巴。(3)会撮:亦作“会最”。颈椎。脑后的发结。(4)五管:指五脏的腧穴。腧穴在脊中。(5)髀(bì):股部,大腿。胁:肋骨。(6)挫:《集韵》音座。搦也(搦nuò),握,持),捉也。鍼(zhēn):同“针”。挫鍼:即缝衣。治繲(jiè):洗涤衣物。繲,衣服。餬:同“糊”。(7)鼓:扇风。荚(jiá):《说文》草实。野草的果实。播精:去其粃糠。(8)上:指君主,国家。(9)攘(rǎng):捋。“攘臂”指捋起衣袖伸长手臂。(10)以:因。常疾:不可治愈的身病。功:通“工”,事情,工作。(11)钟:古容量单位,标准不一。(12)支离其德:支离,这里指缺失、缺损。其:指示代词,相当于“那”。

【译文】

有个肢体残缺错位的人,下巴靠近肚脐,肩高于头顶,脑后的发结指天,脊中的腧穴向上,两条大腿瘦如肋骨。但他为别人缝洗衣物,足以勉强维持生活;鼓风吹去野草果实的粃糠,足以供十人食用。时逢君主下令征召武士,他却捋起衣袖伸长手臂,往来于人群之间,理直气壮地说:“国家有重大的差役,只因我有终身不治的残疾,失去报国立功的机会,但我也不愿意接受别人给予的东西。国家向残疾人赈济米粟,却给了我三钟粮食和十捆柴禾。

残缺了形体的人,也能用自己的方式足以自食其力,终其天年。更何况残缺的只是我们的形体,又怎能使我们缺失那美好的品德呢?”
三十一.楚狂接舆

【原文】

孔子适楚(1),楚狂接舆游其门曰(2):“凤兮凤兮(3),何如德之衰也(4)!来世不可待,往世不可追也(5)。天下有道,圣人成焉;天下无道,圣人生焉(6)。方今之时,仅免刑焉。福轻乎羽,莫之知载(7);祸重乎地,莫之知避。已乎已乎(8)。临人以德(9)!殆乎殆乎,画地而趋(10)!迷阳迷阳(11),无伤吾行!吾行郤曲(12),无伤吾足。”

山木自寇也(13),膏火自煎也(14)。桂可食(15),故伐之;漆可用,故割之。

(选自《庄子•人间世》)

【注释】

 (1)适:去,往。(2)楚狂接舆:楚狂,亦作“楚狂人”、“楚狂士”。“狂士的通称。楚国的隐士,姓陆名通,字接舆。楚昭王时,陆通见楚政无常,因对当时社会不满,剪去头发,佯狂不仕,故时人谓之楚狂。(3)凤:又称百鸟之王或神鸟。这里用来比喻孔子。唐•李白有“我本楚狂人,凤歌笑孔丘”之句。(4)何如:何似,为什么。(5)追:赶得上,比配,重现。(6)生:出,涌现。(7)莫:没有谁。载:《书•舜典》有能奋庸,熙帝之载。《注》言奋起其功,以广帝尧之事也。又通“再”。(8)已:止步。(9)临人:这里指身临暴君。(10)画地:比喻只许在限定的范围内活动。相传上古时刑律宽缓,在地上画圈,令罪人立圈中以示惩罚,如后代的牢狱。即画地为牢。(11)迷阳:迷,亡也;阳,明智也。指失去了理智,迷恋阳关大道。(12)无伤:不妨,最好还是。吾行:即我行我素。郤(xì):不舒适。曲:乡里小巷。(13)山木自寇:成语。山上的树木,因长成有用之材,而被人砍伐。比喻因有用而不免于祸。(14)膏火自煎:成语。膏:油脂。自煎:自己燃烧而消熔自己。比喻有才学的人因才得祸。(15)桂:树名。《说文》江南木,百药之长。

【译文】

孔子周游到了楚国,楚国的狂人接舆从容地行走于孔子驿站门前,口中念道:“凤啊!神鸟啊!为什么道德走向衰落崩溃呢?未来的世事难以期盼,何时才能乾坤扭转?过去的盛世再也难以重现啊!

政治清明之世,圣人才能顺利成就功业;社会政治昏乱,救世济民的圣人纷纷涌现。可是现在人们的命运,只求免遭刑戮就是最大的幸运了;人们的幸福和利益更被看得比羽毛还轻,没有谁的学问智慧能奋发有为,发扬光大尧帝的事业;灾难深重啊,好比地狱,没有谁的学问智慧可使黎民百姓避开凶险,得到保护。

止步呀!止步呀!你身临暴君面前,目的在于推行德政吧!危险呀!危险呀!你想画地为牢,只许楚王在限定的范围内活动吗?失去理智啊!迷恋阳关大道啊!最好还是我行我素。我行我素,走在那虽不舒适的乡里小巷,但不会伤到我的脚。”

山上的树木,因长成有用之材,而被人砍伐啊!照明用的油火,自己燃烧而消熔自己呀!桂树为百药之长可以食用,因而遭到刀劈斧砍;漆树的皮内富含树脂,可制涂料,干后还可入药,所以遭受利刀切割。
三十二. 浑沌开窍

【原文】

南海之帝为倏,海之帝为忽,中央之帝为浑沌①。倏与忽时相与遇于浑沌之地②,浑沌待之甚善。倏与忽谋报浑沌之德③,曰:“人皆有七窍以视听食息,此独无有,尝试凿之。④”日凿一窍,七日而浑沌死。

(选自《庄子•应帝王》)

【注释】
   ①倏(shū)、忽、浑沌:都是虚拟的名字。浑沌:传说中指宇宙形成以前模糊一团的景象,比喻自然淳朴的状态。②时相与:常常一起。遇:相逢,会面。③谋:商量。德:指情义。④七窍:人头部的七个孔穴,即两眼、两耳、两鼻孔和嘴。
【译文】
   南海的大帝名叫倏,北海的大帝名叫忽,中央的大帝叫浑沌。来去匆匆的倏与忽过从甚密,他们常常相约到浑沌的住地聚会。自然淳朴的浑沌,总是非常友好地款待他们。
倏和忽发自内心的感激,便在一起商量,怎样才能报答浑沌的深厚情义,他们说:“人人都有两眼、两耳、两鼻孔和嘴七个有孔的重要器官,唯独浑沌的面貌模糊一团,什么都没有。我们何不试着为他凿出七窍,也让他能跟我们一样,天天品尝美食佳肴、感受音乐的情趣、观赏人间的美景,呼吸清新的空气,那该多好啊!”

倏和忽凭自己想入非非,自以为是,给浑沌每天凿出一孔,结果却弄巧成拙,凿了七天,浑沌就死了。
三十三. 正而后行

【原文】

肩吾见狂接舆①。狂接舆曰:“日中始何以语女?②”肩吾曰:“告我君人者,以己出经式义度,人孰敢不听而化诸?③”

狂接舆曰:“是欺德也④!其于治天下也,犹涉海凿河而使蚉负山也⑤。夫圣人之治也,治外乎⑥?正而后行,确乎能其事者而已矣⑦。且鸟高飞以避矰弋之害⑧,鼷鼠深穴乎神丘之下以避熏凿之患⑨,而曾二虫之无知⑩!”

【注释】
   ①肩吾:传说中的司守崑崙之神。接舆:楚国隐士陆通的字。②日中始:肩吾的老师。③君人:君,用作动词,即主宰、统治。以已出:用自己的意志推出。经式:经,指治理,管理。仪度:礼仪法度。化诸:化,改变。诸:相当于“之”④欺德:以外力违反人的本性。⑤涉海凿河:渡过大海去开凿河道。比喻舍近求远。使蚉负山:以蚊虫的力量背山。比喻力弱者担重任,难以胜任。蚉:古同“蚊”。⑥治外:治理外表。⑦正:指正确的方向目标。确乎:犹把握住。⑧矰弋(zēngyì):系有生丝绳用以射飞鸟的短箭。⑨鼷(xī)鼠:小鼠。神丘:祭神的社坛。熏凿:指烟熏凿地。⑩而:代词,你或你的。曾(céng):竟,简直,还。
【译文】
    肩吾碰见楚国狂人接舆。接舆说:“你的老师日中始怎么教导你呢?”肩吾说:“他告诉我,统治人民,要用自己的意志,强力推行国家的管理模式与礼仪法度,人们谁敢不听从而敢于改变它呢?”
接舆说:“这是以外力违反人的本性啊!按照他那样治理天下,就好比渡过大海去开凿河道,这叫放弃大道舍近求远;犹如让蚊虫的力量去背负大山,实在难以胜任啊!

圣人治理天下,难道只粉饰外表吗?首先要有正确的方向和目标,而后不偏不倚地实施;只要紧紧把握住方向,让人们尽情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与创造能力,使人们各尽所能、各尽其职就足够了。

再说那鸟儿尚且懂得高飞,以躲避弓箭的射杀;老鼠尚知深深地穴藏于社坛之下,以避免烟熏凿地的灾祸。你竟然糊涂到,对这两种小动物,本能地适应环境的能力,都不了解吗!”
三十四.越俎代庖

【原文】

尧让天下于许由①,曰:“日月出矣,而爝火不息②;其于光也,不亦难乎?时雨降矣,而犹浸灌③;其于泽也,不亦劳乎④?夫子立而天下治,而我犹尸之⑤;吾自视缺然,请致天下⑥。”许由曰:“子治天下,天下既已治也;而我犹代子,吾将为名乎?名者,实之宾也⑦;吾将为宾乎?鹪鹩巢于深林(13),不过一枝;偃鼠饮河⑧,不过满腹。归,休乎,君!予无所用天下为⑨。庖人虽不治庖,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⑩!”

(选自《庄子•逍遥游》)

【注释】

①许由:一作许繇,字武仲,隐于箕山。据传他曾做过尧、舜、禹的老师,后人因此亦称他为“三代宗师”。相传尧让天下给他而不受。②爝(jué):小火,火炬。③时雨:按时令降下的雨。浸灌:灌溉。④泽:润泽。劳:这里是徒劳的意思。⑤立:登上帝王位置。尸:执掌,主持。尸,神像也。象卧之形。—《说文》。⑥缺然:不足,不够,欠缺的样子。致:给与。归还,交还。⑦犹:通“猷”。谋画。

将:岂;难道。实:指人的本然状态。宾:《音义》宾或作摈,弃也。⑧鹪鹩(jiāoliáo):俗名巧妇、蒙鸠。一种善于筑巢的小鸟。偃鼠:鼹鼠。⑨归,休乎,君:归,回去,回朝。休乎:安闲自得地。君:统治。用天下:执政天下。用,执政;当权,治理;管理。为:用于句尾,表示感叹。⑩庖(páo)人:厨师。官名。职掌供膳。《周礼•天官•庖人》:“庖人掌共六畜、六兽、六禽,辨其名物。”尸祝:主持祭祀的人。樽俎(zun zu):古代盛酒肉的器皿。樽以盛酒,俎以盛肉。后来常作宴席的代称。

【译文】

原始社会末期,中原部落大联盟领袖唐尧,觉得自己年事已高,打算把天下禅让给品德高尚、才智过人、很受部族崇敬的许由。他对许由说:“太阳和月亮都已高高升起,可是小小的火炬还在努力燃烧自己,它的光亮跟太阳和月亮相比,岂不是自愧不如而感到难乎为情了吗?按时令洒下的及时雨,已经普降大地,可是我们还在费力地用人工浇水灌地,对于整个大地的润泽,不是太旷费时日徒劳无功吗?先生如能登上王位,天下一定会大治,可是我还象个木头神像,占据着职位主持盟会。我自己认为力不从心了,请让我把天下交给您吧!”

许由回答说:“你已经把天下治得非常好了,还需要我来代替你吗?我若图谋替代您,岂不是为了名声吗?‘名声和地位’,是持守本然状态的人所摈弃的东西,我难道会去追求被人摈弃的东西吗?

鹪鹩小鸟,形微处卑,虽然善于在幽深的林间筑细致柔软的鸟巢,但天地之大,它对栖息的地方,仅仅占据一棵中意的树枝枝头而已;鼹鼠虽然肚子挺大,但到河边饮水,河水之多,它只为解渴填满肚子而知足。

您还是回去,继续安闲自得地担任部落大联盟领袖,统治好您的国家吧!我没有致力于执政天下的打算啊!负责宰杀三牲办理酒食的厨师,即使没有按时做好祭品,掌

[1] [2] 下一页



标签:庄子

 

音频参考 
庄子《秋水》rm音频朗读
《庄子故事两则》教学辅导录像
《庄子故事两则》视频情景朗读

 

 作者:莫言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★ 电 子 课 文 ★   
    人教版必修五:《逍遥游》 电子课本课文
    庄子《秋水》原文和译文(全文)
    庄子《逍遥游》原文和译文(含赏析)
    《逍遥游》原文及译文(3)
    《逍遥游》原文及译文(2)
    《逍遥游》原文及译文(1)
    《无端崖之辞》原文和译文
    《养生主》原文和译文
    口语交际·综合性学习:我所了解的孔子和
    庄子《庄子》故事两则 (惠子相梁|庄子与
    《逍遥游》课文原文
    庄子《庖丁解牛》原文译文注释
    庄子《东施效颦》原文与译文
    《庄子·外篇·胠箧》译文
    《庄子·杂篇·渔父(《庄子·杂篇·)》
    庄子《秋水》原文阅读
    庄子《秋水》原文阅读
    庄周《秋水(节录)》原文阅读
    鲍鹏山《庄子:在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》原
    相 关 教 案
    语文版九年级语文下册 第七单元 26《庄子
    【语文版】九年级下册:第26课《庄子》二
    《庄子二则:混沌之死·呆若木鸡》学案
    《庄子》二则《混沌之死》《呆若木鸡》教
    《庄子》故事二则(人教版九年级必修)
    《庄子》二则(《浑沌之死》《呆若木鸡》)
    庄子(网友来稿)
    庄子二则
    庄子
    相 关 课 件
    【语文版】九年级下册:第26课《庄子》二
    【语文版】九年级下册:第26课《庄子》二
    重庆市2016年中考文言文:第1篇《庄子》一
    相 关 练 习
    文化经典《论语》《孟子》《庄子》练习汇
    庄子《秋水》阅读练习及答案
    《材与不材》阅读练习及答案【附译文】
    《庄子·天地》阅读练习及答案【附译文】
    教 学 参 考

    《庄子》备课案1
    庄子《胠箧》译文
    《庄子》故事两则
    《孔孟》教学设计示例
    孔孟教学建议
    孔孟教学目标
    秋水(说课)
    孔孟

    ★ 课 外 拓 展 ★

    《庄子》成语整理
    庄子寓言40个
    庄子 百科
    庄子简介
    中考语文作文常用人物经典素材—庄子
    拓展阅读:读庄子话人间处世
    《逍遥游》赏析
    语文教学:庄子到底有多狂?
    《中国古代名人先贤·圣贤诸子》——老子
    百家讲坛——于丹《庄子》心得
    《庄子》译注在线阅读
    《庄子》全文翻译
    百家讲坛——于丹《庄子心得》
    别样优美:老子 庄子 列子   来源:人民日
    道家无为思想的代表,庄子雄辩风格的典范
    2007年高考江西卷作文题目:心中的一泓秋
    庄子《寓言》
    庄子与海德格的美学
    论《庄子》中的寓(本站收集整理)
    读庄子(网友来稿)
    《孔孟》中引用《论》、《孟》文句的出处
    鲁迅、闻一多的《庄子》散文艺术研究
    庄子“混沌”解
    庄子散文的形象体系
    庄子的人生观
    庄子的理想人格及其修养
    庄子与惠子:在科学精神上,庄子不如惠子
    庄子梦蝶(故事新编)
    蝴蝶与哲学]庄子的蝴蝶梦
    永远的庄子-----读庄子随笔
    庄子的困惑
    庄子养生八字诀
    庄子传奇
    庄子的爱情观
    庄子的自由观
    论庄子的技术哲学及其现代意义
    庄子自由理性的特质及其影响──以“逍遥
    庄子《养生主》和《达生》
    《庄子》新论
    吾丧我——《庄子·齐物论》解读
    《庄子》对理想人格的塑造
    近年来庄子美学研究述评
    庄子自由主义的特质及其对中国知识阶层的
    庄子——杂篇
    庄子
    林语堂看庄子:发现自己
    与庄子同游
    《庄子》人与天地,谁贵谁贱
    《庄子》人生本如是迷茫吗
    《庄子》获得相对幸福的方法
    庄子与《标新立异》
    庄子与《鹏程万里/扶摇直上》
    庄子与现代和后现代
    庄子与《望洋兴叹》
    庄子与《枯鱼之肆》
    庄子与《盗亦有道》
    庄子与《东施效颦》
    庄子与《螳臂挡车》
    庄子与《呆若木鸡》
    庄子与《越俎代庖》
    庄子思想的评价
    庄子与《朝三暮四》
    庄子与《无中生有》
    庄子鼓盆而歌,送妻升遐
    庄子利害唯己,谁贵谁贱
    庄子巧论三剑,一言兴邦
    《庄子》内、外、杂篇划分标准
    庄子安时处顺,穷通自乐
    庄子很久没有刮胡子了
    绝仁弃义乃安世,庄子笔下的儒道之争
    女人,喜欢庄子?
    夜读《庄子》之帽子鞋子与驴子
    庄子的知识论
    顺其自然《庄子说》
    庄子的生平(网友来稿)
    “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”赏析
    庄子与自然(网友来稿)
    梭罗与庄子的比较
    老子庄子道家名言故事
    《庄子》语言艺术浅析
    庄子:在我们无路可走的时候(评点版)
    《庄子·逍遥游》串析(网友来稿)
    对《秋水》中人物形象的准确把握(网友来稿
    解读庄子的“一切顺应自然”(网友来稿)
    《秋水》译文指瑕(网友来稿)
    《秋水》全程导学(网友来稿)
    《孔孟两章》教学中容易忽略的几个问题(网
    《孔孟》之疑(网友来稿)
    九年级下教参:《庄子》故事两则——惠子
    知鱼乐——庄子与惠子“鱼乐之辩”
    庄子与惠施
    庄子与惠子:在科学精神上,庄子不如惠子
    探究活动孔孟
    五四伦理革命与儒家德性传统
    俗子孔丘
    存在主义儒学|孔孟|
    《孔孟》教参
    《孔孟》中引用《论》、《孟》文句的出处
    庄子成语
    庄子与《鹏程万里/扶摇直上》

    本页显示的是本站语文备课资源:庄子寓言文言注释翻译。